返回

梦回豆蔻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五、惊艳的娘亲(三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母子俩骑车加入到在街上熙攘的人群中。路上张强又提起文老师来,黄绮却说:“你在陈老师家里最好别提文老师,也不要说出到他家去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有点过节……具体是什么过节你也不必问,这是人家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张强本来想问,只好说:“我懂,不过,你们这些老同学的关系,不是都保持得很好的吗?难道文老师不是你们的同班同学?”

    “是同班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从来没听你们提过?你们不可能不知道他就是晚报社长吧……”

    黄绮沉默了一下,才说:“他是个例外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文老师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黄绮没回答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你和爸爸都是才子,不,说你是才女,妈,说你是才女我相信,你有独立人格,说爸爸是才子,我一点也不信,他有什么独立人格?人家文老师就不一样,一看就有独特的气质,非常幽默,爸爸差得远了,古板拘泥,胆小怕事,很无趣。”接着说了几件文老师的妙语。

    黄绮默不作声地听着,不时点头笑一笑,但反应没有张强想像的那么热烈。

    张强扫兴地说:“妈,难道你不觉得这些话很幽默吗,怎么你没笑?是不是你现在连笑都笑不起来了?不过也难怪,跟爸爸这种没有生活情趣的人长期在一起,也就这样了,不像文老师,总能找到法子逗文师母开心。”

    黄绮说:“好了好了,很好笑很好笑,但我不是小姑娘了,在路上大笑不合适懂吗?”

    在一家快餐店时,黄绮叫张强停下,问他要不要吃早餐,张强说:“当然吃了,肚子已经呱呱叫了,你不知道,为了早点能见到我亲爱的妈妈,我早餐都没顾上吃……”

    黄绮莞尔一笑:“好感动哦,不过好抱歉,我这回没带多少钱上来。”

    张强红着脸说:“妈,怎么把我看得这么俗气?”

    黄绮笑笑,用当地土话跟店老板交谈几句,回来坐到张强对面,张强说:“妈,陈老师跟文老师究竟有什么过节?不可能陈老师就是文老师大学时代的那个恋人吧。怎么看都不像,他大学的恋人多美。如果真是陈老师,那他的那些散文就太失实了。”

    妈妈边扭头打开墙上的电风扇边说:“你在文老师家受了什么款待,他爱人和非非都好吧?”

    “好,不过我没见非非,听口气很得宠,独生女嘛,不知道多大了,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应该吧,我也没见过,我家跟他们家也有二十多年没来往了。”

    张强有些扫兴,文老师说他父母是才子才女,他就想当然地认为父母和文老师的关系一定差不到哪里去,没想到却是这样,看来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,亏他还为此兴奋了一晚。

    说话间早餐已经送到,妈妈发现他不太开心,变换话题道:“你怎么不问李老师跟我说了什么,是不是对这个完全不放在心上?”

    “不用问,无非就是堆上一堆不是,谁稀罕这个?”

    “我倒认为他也有他的道理,人不是生活

五、惊艳的娘亲(三)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