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

梦回豆蔻时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五、惊艳的娘亲(一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        张强回到宿舍楼508室时,几个人正在打扑克,这是中师生们,特别是情场上未能春风得意的中师生们打发周末的方式。

    方松也在其中,而且玩得非常起劲,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方松长相俊美,风度翩翩,说话风趣,他能有“白马王子”之称,连张强也觉得是实至名归,张强也不打算跟他提陈妃的事,就是有些为他感到不平。

    方松刚好升了一级,得意非凡,见张强回来,嚷道:“到作家那里回来了,有什么收获没有?听人说作家有个漂亮的女儿,你们聊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张强不是那种守得住秘密的人,到作家家作客这样的得意事自然不会不作宣传,早已无人不知。

    方松这么一说,张强当然顺便就吹起牛来:“是啊,你是怎么知道的,作家的女儿真是漂亮,十年内我们学校也找不出这样的美人,我和她谈了半个钟头,她完全被我的幽默和风趣给吸引住了,我走的时候还舍不得呢,拉着我不让我离开,我看她都快哭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是哪家幼儿园的小朋友?”不知是谁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,也就比我小一点吧,一直缠着叫我强哥,叫得我骨头都酥了,好好听哪,就这样,强——哥——”张强夸张地以千娇百媚的声音模拟了一下,当然额外赠送了一副妩媚多情的眼神。

    大家笑起来,同时也有人说替班长担忧。

    方松说:“我还听人说作家年轻时很风流,情人一大堆,有些情人嫁了人还偷偷跟他私通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是,要不,干吗到三十几岁才结婚,他就那么熬得住?”潘良说,他总认为不把话说得下流点就是不够成熟,或者是假正经。

    大家哄笑一声。

    张强笑得很勉强,他认定文老师不是那种道德品质低劣的人,虽说文人无行是出了名的,而婚外恋现在又相当流行,在某些文学作品时甚至比正常的恋学还要美,可张强骨子里比较保守,他不喜欢无德的文人。

    张强取了浴巾就去洗澡,洗着时,耳里却响起方松的话,虽然不太信,却未免有些失落,正闷着时,脑里浮出文老师的形象,继而想起文老师有篇《魂兮归来》的散文,说的是与初恋情人分手后的痛楚,情真意切,决不是那种薄情郎,心情才又好了些。

    尚未穿好衣服,余剑风风火火地在外面叫他,叫他快点,说有人一个晚上都在等他,急得都快哭了,让他猜是谁。

    张强脱口说:“刘利敏?”

    余剑说:“真是心有灵犀啊,叫你快上教室,有要紧的事,什么要紧的事,该不是给你一个初吻吧?”

    张强笑骂一句,迅速穿衣赶到教室。

    其实他猜到刘利敏是要他还自行车。虽然刘利敏家里有钱,但她是一个比较节约的女孩,对于张强的马虎肯定是不那么放心的,借车时就特别叮嘱一回来就要坐车去还她。张强过于兴奋,竟把这事给忘了。

    教室有好几个同学,但是都是在看电视,只有两个人在学习,那就是刘利敏和邹恺。

    师范的特色就是周末活动内容丰富:花前月下的,逛街玩牌的,玩电子游戏电脑游戏的到舞厅去旋转的,呆在教室里看电视的,在宿舍里大叫大嚷的,都有。

   &

五、惊艳的娘亲(一)(第1/2页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